您的位置: 主页 > 电子报 > 这端连着工作 那端连着房子

1月21日,一个普通的工作日。上海地铁11号线起点站花桥站,寂静中透着冬日的阵阵寒意。早上7点前后,一辆又一辆公交车驶近靠站,一波又一波年轻人鱼贯而出,又迅速涌向车站,踏上通往上海的地铁,花桥站的宁静逐渐被打破。往来年轻人的脸上带着倦意,但又透着朝气、希望和期待。而他们一天的工作,便从挤地铁开始。

虽然这条线路的全称是上海地铁11号线,但起点站花桥站却位于江苏省昆山市花桥镇境内,这也是国内首条跨省地铁。自2013年底位于昆山境内的花桥站等3座车站开通运营以来,便捷的交通、相对较低的房价,让工作在上海、生活在花桥成为可能,也因此吸引着不少沪漂选择在花桥居住。这也让昆山,特别是花桥,成为名副其实的上海后花园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外地来沪、在静安寺地铁站附近工作的胡正(化名),便是这支沪漂大军中的一员。

地铁花桥站附近众多居住社区

雷打不动的两点一线

清晨6点半,天才蒙蒙亮,叮叮作响的闹钟便叫醒了胡正。眯瞪片刻后,胡正不得不钻出暖和的被窝。穿衣、梳洗、背上包出门,前后不足10分钟。背包里有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早餐:面包、牛奶等。

6点50分左右,胡正会等候在小区北门。一会儿一个朋友会开车出来,我得蹭他的车到地铁站。胡正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虽然小区周边有多趟公交车前往花桥地铁站,但公交车并不是他去地铁站的首选,车少人多,又不是始发站,时间不好把握。

至于蹭车费,都是朋友,没让我出车费,但总觉得不好意思,也会请朋友吃个饭,权当是交车费了。

大约10分钟,胡正和朋友就驱车到达花桥站。紧邻花桥站有个P+R停车场,有超过200个停车位。每个工作日上午,胡正他们都会把车停在这里,然后再步行3分钟到地铁站乘地铁去上海。

这边停车费一天15块钱,不过旁边光明路站的停车费才10块钱一天。胡正说。自从在花桥买了房子后,在胡正眼里,每一笔支出都应精打细算。

7点10分,胡正进站乘车,这个时间点正是花桥站的客流高峰期。显然,跟他一样居住在花桥、工作在上海的人并不少。

公开数据显示,小小的花桥镇,常住人口在2016年末超过12.2万人,而户籍人口还不到4.1万人。

此时,站台上早已站了不少乘客。花桥站是始发站,虽然车厢不会被挤得满满当当,但想抢个座位并不容易。地铁进站后,车门刚一打开,乘客便蜂拥而入。抢到座位是运气,抢不到座位也很正常。

长达一个小时的车程,一路站着并不轻松,也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能吃得消。于是,小马扎(凳子)便成了地铁11号线车厢里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从地铁11号线始发站花桥站上车后,车厢内挤满了乘客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一些没抢到座位的人,很熟练地从背包里拿出小马扎。而不会有人来回走动的车厢连接处,一般是他们放置马扎的首选。方便自己,也不会碍着别人。

而胡正则不以为然,既使要一路站着过去,他也不愿意带小马扎,人多总归不方便,再说下面的空气也不好呀。

从花桥站一路过来,车厢里人越来越多,直到挤得满满当当,但少有乘客下车。直到曹杨路站、江苏路站、徐家汇站等换乘车站,才陆续有乘客下车。

1个小时后,地铁到了江苏路站,胡正要在这一站换乘地铁2号线,然后再坐到静安寺站。出站后步行到公司,时间在8点45分左右。时间点卡得刚刚好。胡正打趣地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道。

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胡正再花费1个半小时沿着相反方向乘地铁回家。也许唯一不同的是,从花桥站出站后,他不用再卡着时间点往家赶,偶尔也能赶上公交车,车费1块钱。

便捷的地铁网络,日复一日地将居住在花桥、类似胡正这样向往都市生活的年轻沪漂们,源源不断地送往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。在为城市经济作贡献的同时,他们也靠自身的奋斗和拼搏,努力实现着个人的理想。

在胡正看来,静安寺的公司、花桥的家,就是工作日雷打不动的两个点。而地铁11号线,就是连着这两个点的一条线,这端连着工作,那端连着生活。

绕不过去的房子和户口

30岁出头的胡正,来沪工作已有8年时间。两年前结婚的他,算得上是晚婚了。

前5年,胡正在苏州一家仪器设备公司的上海办事处工作,学的是电子信息专业,自然而然就到了苏州。后3年,他接连换了两个工作,不过干的都是本行。并不想回老家的胡正,去年底刚刚搬进他位于花桥的家。

而在搬进新家前的8年里,最让他难忘的还是租房和搬家。

8年时间里,胡正先后搬过5次家,除了第1次和最近的这次租房经历外,没一次让我省心的。

第1次住的是单位宿舍,中间3次是跟别人合租,最后1次搬家是因为要装修房子,所以跟爱人在嘉定新城租了套小两居,离花桥也近一些。胡正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跟别人合租,最头疼的就是碰到生活习惯和规律差异太大的租户了。胡正说:有时候房东再涨涨房租、或突然卖掉房子,提着大包小包往外搬家,那种滋味不好受。

于是,从单身到恋爱再到结婚,胡正的家也从闵行区莘庄的单位宿舍,搬到静安区的彭浦新村,再回到闵行区的七宝、莘庄,以及嘉定区的嘉定新城。

言谈中,房子和户口始终是绕不过去的话题。

没结婚的时候,不管是买房还是租房,怎么住都行;但结了婚,唯一的想法就是买房子稳定下来。胡正说。

最终,在结婚前半年,胡正买了房子,将家落到了花桥,基本上算是稳定下来了。

为什么选择安家花桥?对于记者的问题,胡正说:上海的房价那么高,对我来说买房压力太大。当然因为社保交在苏州,限购之下也不具备在上海买房的资格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以某机构最新发布的上海2018年12月5.4万元/平方米的二手房均价计算,一套90平方米的住宅总价需要约490万元。如果再考虑税费等因素,总价将超过500万元。以上海2018年人均约6.4万元的可支配收入简单计算,一个家庭要买这套房子至少需要攒够40年。而如果以胡正夫妻双方的收入简单计算的话,即使不吃不喝也需要攒近20年。

虽然贷款可以减轻不少压力,但这么高的房价,对我来说依然压力很大。胡正说:真的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。

而距离上海最近、交通便捷、发展相对成熟的花桥,也就成了胡正置业的首选。

最终在2016年9月,胡正以203万元的总价在花桥南边买了套90平方米的3居室,单价超过2.2万元/平方米,距离花桥站直线距离超过3公里。不过目前胡正居住的小区,中介挂出来的二手房均价还不到2万元/平方米。这也让胡正心有不悦,但又颇感无奈。

安居客数据显示,花桥镇2019年1月的新房均价为21837元/平方米,环比2018年12月微降0.09%。

2018年2月至2019年1月昆山市和花桥镇新房价格走势图 数据来源:安居客

而让胡正安家花桥的另一个原因,则是户口。

在胡正看来,结婚后便要面临生孩子以及孩子的教育问题。落户、上学,对国人来说再正常不过。对于户籍落在哪儿,胡正并没有太多犹豫。

虽然之前我也有上海居住证,但上海的户籍政策很严,以我的条件,居转户几乎没有可能。自感落户上海无望的胡正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按照胡正的计划,待孩子出生后便回昆山工作、落户,现在并不着急。

而按照昆山的人才安居政策,本科毕业的胡正只需在昆山连续工作3个月以上,并在同时段连续缴纳社保,即可申请办理落户昆山。

(出于保护记者人身安全考虑,本文记者署名为化名)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2jiu2.com.cn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,转债对股票有什么影响,股票配债后持仓里不见了版权所有